法律

散文2青葱岁月三

2018-09-26 11:41:15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青葱岁月(三)

有人说,喜欢就是淡淡的爱,爱就是深深的喜欢。你知道吗?骑单车的白马王子。我并没有将你记录在日记里。因为,日记有可能那天不见了,只有记忆是偷不走换不掉的。

5.

如火如荼的高考之后,是长久的离别。为了这样的离别,若送了兰一枚心形的吊坠,那枚心形的吊坠挂在胸前,他是要她开心地过每一天

散文2青葱岁月三

若说,兰,有些流言,我愿它是假的。

若去了国外,兰留在武汉读书。

隔着时空那样远的距离,各自都有了新朋友,谁又会成为谁的。何况当初,他们之间谁也没说过喜欢谁,他们之间有过的,无非是一场交易而已,他爱过她吗?她又爱过他吗?

兰宁可相信,那只是少年朦胧的情愫。

兰独自穿行于校园,上课,或是去做家教,刚满十八岁的女孩子,已经知道了生活的艰辛,学会了有计划地花每一分钱,然后把余下的钱拿回去给父亲用以贴补家用。

同宿舍的姐妹纷纷谈起了恋爱,亦有外表俊秀的男生向她示好,她微笑着,不拒绝亦是不应允,这样的方式,给了那男生希冀,他说兰,我喜欢你,你总是这样的安静,静得令人心安。

兰笑道,轩,或许有一日,你会因为同样的理由厌倦我呢!

轩觉得心痛,忍不住想要拥抱她,兰后退一步,他停下来,微张的手臂抱了一怀的尴尬。

无论如何,他们开始了交往,至少在别人眼中,他们是一对了。

盛世繁华,这个世界上,她还是可以被爱以及可以爱人的。

无数个晚自习后,他们坐在校园里的长椅上,仰头看着暗夜里的天空或是看着路灯下一对对的行人,轩抽烟,烟圈慢慢升腾,有种虚幻的美,兰因为这个原因,学会了抽烟,学会了吐纠缠着上升的烟圈。袅袅上升的烟圈仿佛是谁的眼睛,隔着夜空看着她,她觉得心悸,又无端想流泪。

若送的那枚心形的吊坠依然护紧她的胸口,只是那个人,一去无消息。

他说过的流言,她不曾听说。就算是有流言,终归是与她无关吧?她这样一个与世无争的女子,怎么会牵扯上热滚滚的流言呢?

6.

舍友们分分合合,恋爱对象总是换人。她们说兰,你一场恋爱谈了八个月,也太长久了吧?

兰亦是觉得太久,她问轩,我们是否恋爱谈得太久?

这样的疑问给了轩莫大的打击,他垂头丧气了许久,不再搭理兰,仿佛从不认识这个人。

几日后,他的身边有了一个名唤枫的女孩子,两人昂首从校园走过,示威似的看着兰,兰想笑,却没有笑出来。

她有些难过。

原来感情是这样的不牢靠,昨日的种种誓言都敌不过一句疑问,他们终究还是太年轻,不懂爱情。就如她和若,源于暧昧死于清晰。

她独自上课,独自枯坐在长椅上,独自抽烟,独自吞云吐雾,她想念着两个人,一个过于现实一个过于朦胧。

夜渐渐凉了,露水噼里啪啦地落下来,落在她的头发上。(兰若轩媛)

潮湿的季节。

有人为她披上厚厚的外套,她低着头,不动,不语。

兰,轩轻声叫道。

他们复又和好,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抽烟,彼此都不追问对方这一阵子过得可好,他们原本都是如此善于隐藏内心的人。

可是枫不给他们安宁。枫说她喜欢轩,她要和轩在一起。轩不愿意和兰分开,可是他也无法拒绝枫,19岁的小女生,爱了就是爱了,单纯而执着,他们都不忍心责怪她。

于是他们很奇怪地谈了一场三个人的恋爱。

恋爱原本就是场游戏,三人一起参与也许会更热闹些吧!

轩买礼物必定要买两份,一人一份,不偏不倚,倒也公平,收到礼物的人一样的欢天喜地,兰和枫,就此不可思议地结成了朋友。(待续)




大平工作台厂
1000kN微机控制电液伺服万能试验机报价
真空碳管炉报价
分享到: